轰!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将陈阳劈懵。

项目施工权,交给萧家的天工建设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同样,萧永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儿子、儿媳,我没有听错吧,九州集团,把项目施工交给天工建设了?”

“嗯嗯!”

穆如雪小鸡嘬米似得点头:“爸没有听错,项目的施工权,是交给天工建设了!”

“太好了!”

萧永仁激动的崩了起来。

就像农民工中了千万彩票大奖一样激动。

“项目瓷砖的供应,交由东洲安泰石材有限公司。”

“项目的装修,交由...”

白若冰继续宣读名单。

陈阳、韩子文、穆海涛等人,全都懵逼在场。

“陈少,你不是说,保证能帮我们拿下钢筋、水泥、瓷砖的供应权吗?怎么我们没一个中标,甚至连你陈家都没中标,可谓是全军覆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穆海涛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

陈阳非常懊恼。

“因为他是个装逼犯呗。”

萧战说道。

陈阳闻言,肺都要气炸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我会把你老婆、你爸中的标,全都夺过来,看你还敢不敢笑话我!”

说完,他拨通一串号码。

“爷爷,九州集团的项目施工权,咱们没有中标,被萧家的天工建设中标了,你快让我妈给我表舅打电话,把...”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头就传来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在招标大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在九州集团有关系,钢筋供应给谁,水泥供应给谁,瓷砖供应给谁,施工权给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