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

穆如风低头痛哭。

萧战一边开车一边道:“妈,你就别给如风压力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再说了,也怪不得他,是那女的给他设了圈套,那种情况下,是男人都会忍不住的。”

“让他以后长点心,别再犯这样的错误就行,要是把他吓坏了,以后连媳妇都不敢娶怎么办?”

穆如风嚎啕大哭了起来:“姐夫,还是你对我好,还是你懂我,我现在已经怕死女人了,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碰女人了,我要当和尚,我要远离女人,她们太坏了,呜呜呜...”

穆安民急了。

“儿子,你千万别这么想,你要是远离女儿,爸靠谁延续香火啊!”

穆如风哭道:“让姐夫给你延续香火,反正我怕了女人了,我以后不谈恋爱,不娶媳妇,就不会被扣上强歼犯的帽子了。”

萧战哭笑不得。

穆如雪和穆安民一起安慰穆如风,但都安慰不了他,铁了心要当和尚。

“这可怎么办啊!”

穆如雪急的不得了,问道:“萧战,你有没有办法劝劝如风啊?”

萧战笑笑:“从哪里摔倒就得从哪里爬起来,你放心吧老婆,我有办法让他振作起来的,咱们先回家再说。”

穆如雪将信将疑。

一路上,穆如风都在哭。

很快,车子开到高速路口。

突然,一队交警过来,拦住了宾利。

萧战下车问道:“是要检查什么吗?”

“你这辆车,不可以出营州?”

队长说道。

“为什么啊?”

穆如雪下车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