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们都以为,最后两分钟,给龙虎宗秒第一的钱,是我老婆准备的对吧?”

“难道不是吗?”陶掌门问道。

“不是!”萧战摇头道:“秒你们的钱,是我的敌人,以前的天王殿的王秦昊准备的,他想栽赃嫁祸我们,让我们与你茅山结仇,所以才冒出我妻子,给龙虎宗一顿狂刷,最后帮你茅山守住第一的那几百个号,才是我们准备的,我们给你们茅山派刷的钱,比给龙虎宗刷的钱还多,结果换来的却是你们,要残忍的杀我妻子,你们茅山派,不配称名门正派,是魔教,该群起而攻之!”

“什么!”

陶掌门以及茅山派的高层,全都惊呆了!

“最后两分钟,给龙虎宗一顿秒的那些号,不是你妻子准备的,是你们的仇家准备的,给我茅山派守擂的那些钱,才是你们准备的?”陶掌门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错!”

萧战掷地有声的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如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没有响雷。

一下子晴空万里!

萧战也是不得已,才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之前没有说,是担心说出去,会害死穆海涛这个他派去的奸细,但现在穆如雪危在旦夕,他也顾不上去管穆海涛这个本来就该死的罪人,所以坦白的说出来了。

“这不可能!”陶元朗极力的否认道:“爷爷,别相信他的鬼话,他一定是在骗你,龙虎宗救了他全家,他儿子还在龙虎宗修炼,按理来说,他应该帮龙虎宗拿第一才对,绝不可能阻止龙虎宗拿第一,帮我们茅山派守擂!打死我都不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