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乖,不怕,有妈妈在。”

穆如雪轻拍盈盈后背,安慰一句后,她看向林毅达,说道:“表达,你表姐夫的实力,你也有所了解。”

“表姐希望你,劝说这位邓少适合而止,不要太过份了,否则你表姐夫知道,以他的脾气,指定不会轻易罢休,到时对谁都不好。”

她希望林毅达,能够劝说邓紫峰别把事情闹大。

却不料,林毅达冷笑道:“表姐,邓少那么牛逼,我怎么能劝得动他?”

“还有就是,邓家更牛逼,绝对比我表姐夫牛逼多的多。”

“表姐要是不希望事情闹大,就满足邓少的一些要求,我觉得邓少比我表姐夫男人多了,何况邓少又不嫌弃表姐生过孩子,我觉得表姐可以尝试着和邓少发展发展,要是合得来,两人在一起开心,可以和我表姐夫离婚,给邓少当老婆绝对...”

“够了!”穆如雪喝道:“真没想到,你能说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亏你还是哈佛大学毕业,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

她非常的生气。

昨晚,她念及亲戚份上,还特地让萧战去救他。

结果没有想到,林毅达竟然这么畜生,属实恶心到她了。

“哼!”林毅达哼道:“你不听我的,还骂我,那我也不劝邓少了,邓少要咋样就咋样,我就当个看客,别找我!”

“你...!”

穆如雪气的胸脯起伏。

“萧夫人,别被畜生气到。”胡天雄说着,看向高厚德,冷冷道:“接下来,我就说两句话。”

“一、让人松开我儿子,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二、继续助纣为虐,到时我会告诉萧先生,那时候天塌下来,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就这两句,怎么做你自己选择,我不会再多说一句话!”

高厚德面色一怒,冷声道:“昨晚我孙女回来,把事情的情况告诉我,当时我就想收拾你们了,只是来到皇家一号,你们已经离开。”

“现在让我碰到,你们又得罪了邓少,我能轻饶你们?”

“不可能的,至于什么狗屁萧先生,你们害怕,我高厚德不怕,吓唬不到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