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穆如雪口干舌燥,心脏砰砰直跳。

她早就发现,自己的老公太不一般,仿佛掌握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能够让一切不如人意的事,都变得令人感到惊喜。

这种例子太多太多了!

多到令她数都数不过来!

比如龙帅认识他,圣帅让他毫发无损的出来,就连在寒国,寒国的总司都对他客客气气。

这岂是一个普通的兵王能够做到的?

而萧战是神帅的话,那么这一切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她想到了这一点。

吴慧兰自然也想到了,当即就问:“女婿,这酒专供西境战部,和是镀金的,说明是供应给西境神帅的,你能搞到供给神帅的酒,是不是意味着,你就是神帅?”

萧战笑笑:“妈,你想象力真丰富。”

“是还是不是?快回答妈!”吴慧兰很想知道答案。

萧战摇摇头:“不是。”

“真不是?”

“真不是!”

萧战不想暴露身份,目的是为了家人的安全着想,要是暴露身份,丈母娘那嘴没个把门,指定到处炫耀,她女婿是护国战神,到时传到他的敌人耳朵里,那他根本没法保护家人的安全,除非家人全进战部,出门都带一个师团保护,这科学吗?

这很不科学,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是家人想要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