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乔点点头,“是啊,其实单纯的做个设计师也挺不错的。这次参加比赛虽然说是名士举办有针对性的,但我却发现了自已的不足。”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花乔一张小脸严肃起来,“这一次参加比赛的设计师大多都有自已的风格,我才发现,从我进入珠宝设计这一行,一路走得太过顺利,没有太多的考虑过这些细节的问题,灵感来了都是随心所欲的设计一些做品,可是风格,细节方面我却没有。”

高辰西和刘庆洪相视一眼,看向身旁的花乔。

看得出来这番话是花乔非常认真的说出来的。

“所以我想认真的思考一下,我的作品,应该用什么样的风格去打动别人。”花乔沉了口气,垂下长长的睫毛,“回来之前,我想了很久,这次也确实看了很多其它设计师设计的东西,才发现自已欠缺的实在是太多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把这些欠缺的补回来。”

刘庆洪点点头,“好!那做哥哥的肯定是要无条件的支持你的!”

花乔抬眸一笑,“谢谢哥能理解,我打算先安安稳稳把最后一年学上完。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放空一下自已。然后再好好想想,设计了这么多的作品之后,我应该把自已定位在一个什么点上。”

刘庆洪抿着嘴唇点点头,眸光落在对面的花乔身上,这个小妹妹,突然的一下就让他感觉到长大了,成熟了。

……

夜风微凉,高辰西牵着花乔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乔乔,毕业前,你不打算再设计东西了吗?”高辰西问道。

花乔看着夜空中点点繁星缓缓呼出一口气,“是啊,现在回想起来,我在珠宝设计这一行能小名气跟一开始给迈康华设计那款凤求凰有很大的关系,那款作品带着文化的风味,所以能一炮而红,但那样的东西,换成任何一个设计师或许都能做出来吧,毕竟中国风是当时康华公司的要求。我只是加了点精益求精的工艺罢了。”

高辰西点点头,“你说的也对,设计这东西就是需要自已的风格。”

花乔点点头,“没错,虽然迈康华设计的首饰一惯的出挑夸张,奢华,可那就是她的风格,康华公司能一直稳稳站在珠宝行业的顶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珠宝本来就是奢侈品!”

“没想到这次出去,你会有这么深的感悟!”高辰西微微一笑。

“是啊!虽然名士是故意针对我,不过我也在其它的设计师身上看到了我没有的东西,特别是罗丝特·潘,他确实比我有才华,他的东西有属于自已的稳稳的风格,就算不打上他的名字,那种深深蕴含在里面的东西就已经是别人取代不了的!”花乔说道。

高辰西墨玉般的眸子如星辰一样凝视着眼前的花乔,一晃时间过得真快,曾经那个梳着两个小抓揪满村乱跑的小娃娃转眼间就变成眼前这个星眸闪亮的大丫头了。

高辰西伸手将花乔搂进怀里,下巴在她的额头上蹭了蹭,“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花乔踮起小脚在高辰西的唇上轻轻一啄,“知道啦,你是我最坚实的后盾嘛。”

“没错!”高辰西在花乔额上印下一吻。

次日,刘庆洪的办公室。

华东把一张传真件放到刘庆洪的桌上,“这是我叫人传过来的最新的报纸。”

刘庆洪拿起来一看,上面说的正是昨天晚上华东说的那件事。

报纸是一家很有权威的外媒发行的,用很大的一个版面登了一张照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